<span id="z5ljh"></span>
<strike id="z5ljh"></strike> <span id="z5ljh"><dl id="z5ljh"><del id="z5ljh"></del></dl></span><span id="z5ljh"></span>
<ruby id="z5ljh"></ruby>
<strike id="z5ljh"></strike>
<span id="z5ljh"><video id="z5ljh"><strike id="z5ljh"></strike></video></span><strike id="z5ljh"></strike><span id="z5ljh"></span>
<strike id="z5ljh"></strike>
<strike id="z5ljh"></strike><th id="z5ljh"><video id="z5ljh"><ruby id="z5ljh"></ruby></video></th>
收藏本站
收藏 | 投稿 | 手機打開
二維碼
手機客戶端打開本文

驢運即人運——《環境、權力與不公》中的物種主義偏見分析

王富銀  
【摘要】:不同人群所擁有的權力真正決定著其所享用的客觀環境條件,就是通過這樣的機制,權力在不同種族、不同階級和不同性別的人之間創造了現實生活中結構性的不平等、不公平,因此,權力是環境史上必不可少的考慮因素。令人意外的是,非洲土著在被殖民期間的境遇和當地的一種動物——驢子,演繹了相似的命運軌跡。他們的經歷通常是:先被白人統治者借環境之由污名化、標簽化,后被驅逐、強制搬遷,稍有反抗,就會被懲罰、被屠戮。驢子先是經歷了各種抹黑,后遭到野蠻屠殺。間接統治手段方便白人殖民者實施暴力種族歧視行為,而當地的部族首領無力作為,又方便了白人殖民者推行自己理想化的經濟模式。驢子和部族主體被虐待的原因須結合環境史史實進行透視和溯源:這是一種環境種族主義在南部非洲歷史上的具體表現,而白人殖民者實施這一系列行為的背后心理邏輯動力則是其根深蒂固的物種主義偏見。

知網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訂購知網充值卡  訂購熱線  幫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