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z5ljh"></span>
<strike id="z5ljh"></strike> <span id="z5ljh"><dl id="z5ljh"><del id="z5ljh"></del></dl></span><span id="z5ljh"></span>
<ruby id="z5ljh"></ruby>
<strike id="z5ljh"></strike>
<span id="z5ljh"><video id="z5ljh"><strike id="z5ljh"></strike></video></span><strike id="z5ljh"></strike><span id="z5ljh"></span>
<strike id="z5ljh"></strike>
<strike id="z5ljh"></strike><th id="z5ljh"><video id="z5ljh"><ruby id="z5ljh"></ruby></video></th>
收藏本站
收藏 | 投稿 | 手機打開
二維碼
手機客戶端打開本文

擔保法視野下民事執行措施的效力

張夢奇  
【摘要】:執行財產之上能否設立抵押權的爭議緣于民事執行措施效力定性的模糊及其效力規則的碎片化。從擔保法的角度觀察,勝訴判決的既判力賦予民事執行措施以優先效力,且執行措施通過支配債務人特定財產之上的交換價值保障債權的實現,故其具備擔保物權的效力,比較法上亦有例證。由此,執行措施并不禁止財產的處分,執行財產之上可以設立抵押權。借助擔保統一登記制度的實施,執行措施應以登記為公示方式,并采用公示對抗主義。執行債權之間以及執行債權與抵押權競合時的優先受償次序可參照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中抵押權的優先受償次序規則。

知網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訂購知網充值卡  訂購熱線  幫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