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z5ljh"></span>
<strike id="z5ljh"></strike> <span id="z5ljh"><dl id="z5ljh"><del id="z5ljh"></del></dl></span><span id="z5ljh"></span>
<ruby id="z5ljh"></ruby>
<strike id="z5ljh"></strike>
<span id="z5ljh"><video id="z5ljh"><strike id="z5ljh"></strike></video></span><strike id="z5ljh"></strike><span id="z5ljh"></span>
<strike id="z5ljh"></strike>
<strike id="z5ljh"></strike><th id="z5ljh"><video id="z5ljh"><ruby id="z5ljh"></ruby></video></th>
收藏本站
收藏 | 投稿 | 手機打開
二維碼
手機客戶端打開本文

職務犯罪監察程序與司法程序銜接轉換標志研究

高小芳  張煒達  
【摘要】:現有四種主要學說,不能準確闡釋職務犯罪監察程序與司法程序的轉換標志,應更進一步研究。結合權力重新配置對犯罪調查內涵之更新、監察立案具備刑事立案之實效、監察法相關規定暗含監察調查啟動司法程序之旨意三方面,以“監察立案調查”作為程序轉換標志具備理論支撐和法律依據。具體來看,程序轉換以監察機關“出具立案決定書之時”為原則,以“第一次采取強制調查措施之時”為例外。監察程序與司法程序的二分并不意味著《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在不同程序階段上的排他性適用,二者是特別法與一般法的關系,都對職務犯罪案件具有規范指引作用。

知網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訂購知網充值卡  訂購熱線  幫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